那年花开

素年锦时

Hello World

如果我们信奉的神,还有我们追逐的希望,只不过是科学的量化,
那么我们的爱,是否也将科学化呢?
— 利尔亚当《未来的夏娃》

我们正在一个由生物人类进化或者湮灭的大时间节点上,那些信仰、目标,未来都在迷雾之后的世界里